屠文娟:牵着幼小的手, 走好人生第一步

您现在的位置:esball.casino下载 > 学会文化 > 医界撷英 > 浏览次数: 发布人:admin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30日

  与新生命对话
  新生儿医学一般人都很陌生。人们普遍认为怀孕、生子是人生喜事,可是,他们不知道在分娩过程中,缺氧、胎粪吸入、羊水栓塞等风险,对新生儿来说往往也是致命的。脱离了妈妈子宫的保护,幼小的生命来到世间,许多脏器还没发育成熟,适应能力差,抵抗力弱,营养、呼吸、感染等一道道关卡在等着他们闯,因此,新生儿疾病病种多,来势凶猛。与其他病人不同的是新生儿疾病的表现又非常不典型,如感染时不但不发热还体温不升,病情重时可能不声不响就走向死亡,这就要求新生儿科医生的专业知识和技能过硬,才能尽早诊断,及时治疗。
  与新生儿科打了30年交道的屠文娟最喜欢与新生命对话,因为宝宝毫不掩饰、弱弱地依附着你,但是你读懂了他,诊治措施对路时,宝宝马上就会好起来给你看。所以,她对抢救新生命情有独钟,病房如果有危重病人搞不定打电话求助,她总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病床边,哪怕深夜。54岁的她有时也感到疲倦,但她总是说:“有什么还能比抢救一条新生命更重要!”
  不仅是当时的生命抢救要成功,屠文娟还要求团队医生注重后续的随访工作,是否有后遗症?如果有就要早期干预,早期处理,达到最好的预后。
  抢救时,家长经常再三考虑孩子是否会落下后遗症而放弃治疗,其实,作为专家她同样不希望孩子因为后遗症而影响生活质量。屠文娟能读懂新生儿,她经常为危重新生命代言:“给孩子一次生的机会,我们边抢救边判断,我们会负责任地判断。”就是她的这种对待新生命的理念和沟通能力,保下来了许多生命,后期随访也都很健康,此时的家长千恩万谢。她感慨地说:“希望大家都能相信医学的发展,现在新生儿的抢救成功率很高,生存质量也很好,绝对不要言过其实地说新生儿科是制造残疾人的工厂。”
  从医和建科之路
  屠文娟从小体弱多病,过敏、哮喘、拉肚子,从小学到初中,体育课就没怎么上过。又因为是家里的老幺,父母和上面的两个哥哥都如珠如宝地宠着。可就是这样娇滴滴的江南小姑娘,在“当医生”这件事上却执拗坚持,显示出“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勇敢。她一意孤行报考了医学院校。并放弃留校当老师的稳定工作,跑去从事新生儿工作,只为能干自己喜欢的临床。30岁考上研究生,她丢下了4岁半的儿子,跑到火车都要坐70个小时才能到的新疆。一路硬座,满目戈壁,军人的老公都有点受不了,“你这哪是去学习,简直是发配啊!”有时候想儿子,长途电话打了2个多小时都没联系上,她也会抱着被子哭,可转念一想,为了读书儿子我都没顾上,怎么也得好好学、拼命学。”她以优秀的研究生毕业答辩成了同届学生中的佼佼者。35岁回到常州,她选择成立不久的常州市儿童医院作为自己圆梦的起点。
  37岁,屠文娟出任新生儿科主任。此后,17年的科主任生涯成为她与儿童医院一起成长,一起奋斗拼搏的最佳纪录。“儿童医院是从天宁区医院改建而成,2000年我接手新生儿科的时候,建院才4年,医院又没有产科,所以新生儿病房的病人很少,经常是只有五六个患儿。接任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下去找病人。”下到乡镇医院,只要有产科的地方,她都去,并将新生儿产时急救技术“气管插管”、“窒息复苏”等技术送下乡,继而办起了新生儿学习班。这样科室的病人一天比一天多了起来,“这种心情,只有我建科的科主任才能感受到其中的辛苦和甘甜。”
  慢慢地,科室的病人涨到了20多个,屠文娟终于腾出时间开始重点打造年轻的医护团队,大查房、业务学习、疑难病例讨论、与新生儿外科联合诊疗、与护理团队切磋、向上海、南京学新技术等等……每一次,她都冲锋在前。到2004年,团队已经初具规模,最让大家骄傲的是那一年,新生儿科获得了常州市临床重点专科称号。
  但屠文娟仍然深感,科室发展的脚步一刻也不能停。深深触动她的,是一个本不该消逝的小生命。一位家长怀抱着在乡镇卫生院出生的危重新生儿,包车赶来医院,可打开包被一看,孩子已经没有了心跳呼吸!她暗下决心:新生儿病情重、变化快、抗病能力差,抢救战线一定要前移!
  说干就干。2005年,屠文娟带领团队开启了新生儿急救转运,配备好保温箱、呼吸机、监护仪等抢救设备,新生儿科资深医生、护士24小时轮班坚守,与120急救中心联动,只要一个电话,转运队伍即刻出发,以最快的速度奔赴现场,参与指挥抢救,随后,将危重新生儿随车带回科室进行全面诊治。随着转运工作的开展和抢救技能的提升,新生儿科的转运人次每年以15-20%速度增长,仅去年转运人次就达700多例,最多的一天转运了11次,足迹遍布宜兴、江阴、靖江、泰州及常州各大医院,转运规模达省内领先。转运队伍穿梭在新生儿急救的路上,不分白天黑夜、严寒酷暑,用自己的辛劳,换回了众多的新生命的高质量拯救。
  而新生儿科,经过11年的打拼,2015年从常州市级重点专科跃升为江苏省重点专科。对于临床科室来讲,这个牌子是金灿灿的、沉甸甸的,在整个常州儿科界是零的突破。
  不悔医路,不改初心
  如果把与疾病的较量比做一场战役,屠文娟是常胜将军。常州市首例四胞胎的母亲在武进医院剖宫产分娩,但胎龄太小了,只有28周,多脏器功能不成熟,最小的在关腹前才被发现,不仅缺氧时间长,体重也只有1.0kg,屠文娟紧急成立四个特别抢救小组,陪着孩子闯过呼吸关、喂养关、感染关等重重关卡,80天后全部康复出院。一位因为母子血型不合性溶血病失去了第一个孩子的爸爸,带着出生只有10天、同样生命垂危的第二个孩子找到屠文娟,因其果断大胆的换血治疗终得拯救……
  然而,还有一句医学名言是“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因为即便技术发展至今日,许多疾病医学仍无法解决。新生儿抵抗力低,病情发展快,屠文娟也有感到无能为力的时候。
  曾有一对早产的双胞胎,眼瞅着呼吸、血压慢慢稳定,各脏器也逐步发育成熟,有希望在过年前出院了,“没想到第三天,孩子的肚子涨起来了,坏死性小肠结肠炎没有任何征兆,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这病极其凶险,死亡率高。”耗费数万元,在病房外揪着心,好不容易挺过了一个多月病情起伏,却倒在了终点前,家长的苦楚,屠文娟能理解,但也希望家长能接受医学不是万能的,医院也不是保险箱。
  时至今日,屠文娟和同事还常常在工作中面对这样的问题:“医生,孩子保证能救活吗?救下来肯定没有后遗症吗?没有,我们就要,有,我们就不要了。”且不说医学本身之复杂莫测,在医患关系敏感的当下,这些问题足以让医生噤若寒蝉。但屠文娟总忍不住呛回去:“有几个人能生到将来获诺贝尔奖的孩子啊?孩子智力有点问题,但完全可以自理,就不救了吗?”她自觉自己是新生儿的代言人,有责任为不会说话的小生命呼吁,“新生儿才站在人生的第一站,要给他们一个公平。”
  这种使命感,贯穿了屠文娟从学医到行医的整个过程。在她看来,自己“天生是要做医生的”。
  注重新技术引进
  在科室管理上,屠文娟特别注重引进新技术,因为一项技术就能抢救一批病人,她总是瞄准新生儿技术国内前沿、省内新技术领先的势头。每项新技术她都是率先去学,尽可能快速引进,然后团队培训,掌握后用于临床,如脑功能监测技术、新生儿辅助通气技术、新生儿同步外周血管换血术、极低越低出生体重儿的管理技术、一氧化氮吸入治疗技术等。
  2006年屠文娟担任儿童医院副院长职务,同时兼任新生儿科主任。工作更忙了,但大查房,解决危重疑难病人诊治方案,临床带教,把握科室质控管理,谋划新技术和发展方向等依然占据了她的大部分时间。在科室发展上,屠文娟更注重科教研同步,在她的指导下主治以上专科成员每人都有一个科研小方向,合起来就是两条科研主线:新生儿脑功能研究和早产儿胃肠功能研究。放手让年轻的科副主任和医疗骨干实践锻炼。
  与此同时,她把有科研潜力的年轻人组织在一起,建立了科研创新团队,每周进行科研活动,对博士等重点人才进行特别打造,为他们的成长铺就道路。付出总有回报,目前,儿童医院的科研项目级别不断升高,SCI论文常有发表。2015年,医院儿科学获批市医学重点学科。(文 尔宣)
  屠文娟
  主任医师,副院长兼新生儿科主任,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江苏省临床重点专科、常州市医学重点学科学科带头人,中国医师协会新生儿科医师分会第二届感染专业委员会委员,江苏省医学会围产分会副主任委员,江苏省新生儿科医疗质量控制中心委员,esball.casino下载儿科分会主任委员,esball.casino下载新生儿科分会副主任委员。
  专业主攻方向:
  长期从事新生儿脑功能研究、早产儿胃肠功能研究,聚焦新生儿坏死性小肠结肠炎母乳防治的研究。长期从事儿科、新生儿专业临床工作,具有丰富的临床诊治经验,尤其擅长新生儿危重症抢救、疑难病诊治、极低出生体重儿及小婴儿黄疸和腹泻的系统治疗。作为esball.casino下载儿科主任委员和新生儿专业副主任委员承担着本市及周边地区危重、疑难病症的抢救及诊断,每年应邀去二级、三级医院会诊10次以上,定期组织全市的新生儿死亡病例讨论。注重临床新技术引进,在本市率先开展一氧化氮呼吸道吸入治疗,抢救成功许多生后严重低氧血症持续胎儿循环病儿,这项技术在省内处领先地位。紧跟国内前沿,先后引进了新生儿同步外周血管换血术、新生儿辅助通气技术、一氧化氮吸入治疗技术、GMs等技术。尤其成功引进了新生儿院前急救和转运技术,目前仍为本地区唯一一家,目前已形成新生儿转运救治网络辐射格局。
  个人荣誉:
  两次荣立卫生系统三等功,卫生女知联十大杰出女性,市医学领军人才、市突出贡献人才。在研省级课题两项,近三年发表SCI论文6篇。主编《儿科学》本科生教材1本。曾获全国首届妇幼保健科技成果奖、江苏医学科技奖、江苏医学新技术引进奖、常州市科技进步奖等多项科技成果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