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锦波:撑起生命的脊梁

您现在的位置:esball.casino下载 > 学会文化 > 医界撷英 > 浏览次数: 发布人:admin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30日

  脊柱,人体的“中轴线”,内连五脏六腑,外接四肢百骸。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脊柱侧弯、胸腰椎间盘突出……脊柱有毛病,病人生活痛苦不堪,生命质量严重恶化。
  作为脊柱外科专家,刘锦波的工作就是在脊椎上面动刀子。从医近30年,他用精湛的医术,撑起了无数病人的脊梁。
  在脊柱上动刀,就像高空走钢丝
  2014-2015年,美国脊柱外科医生连续两年荣登全美医生收入榜第一位,脊柱外科医生成为医学行业的佼佼者。然而2016年秋,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骨科专业化细分科时,选脊柱外科的医生是最少的。
  看似截然不同的两种境况,背后的原因其实差不多。
  作为脊柱外科的主任,刘锦波喜欢用美国同行年收入45万美元这样的好消息,给科室的年轻医生“灌鸡汤”,“等他们真正感受到脊柱外科的魅力,离不开了,我才会透露后续——美国同行年收入的不少部分是用来买医疗责任保险的,因为脊柱外科的手术风险大,病情发展更是瞬息万变,稍有不慎,患者就有可能终身瘫痪在床,甚至有生命危险!医生面临巨额赔付,风险极高。”
  2个月前,脊柱外科收治了一名年轻的女性颈椎病患者。患者急需手术,手术很顺利成功,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术后反应也很好,患者觉得比手术前舒服多了。“没想到,晚上病情就急转直下,值班医生汇报说患者感觉两腿无力,我急急忙忙赶到病床前,患者已经两腿不能动了,再询问几句病情,患者的双手已经不能动了,面部都开始发麻了!”患者和家属非常紧张。刘锦波的大脑飞速运转,究竟是什么引起的?患者是刚刚用完激素后出现症状的!常见的缺血再灌注损伤?不像。考虑是容量不足,抓紧输液后20分钟,上肢恢复活动了,30分钟后四肢全部恢复正常。在病床边紧张守护了30分钟,刘锦波长出一口气,“要是发现得晚,就可能没有机会挽救,只能瘫一辈子!”患者后来恢复得很满意,1个月后门诊复查时全家都来了,还带了2盒自家采的茶叶表示感谢。
  也正是脊柱外科这种高压环境,锻炼了刘锦波高效的工作模式以及富有魄力和胆识的工作风格。
  2016年底,常州一位老和尚,在苏北不慎摔了一跤,颈椎骨折脱位,当时就全身瘫痪了。在当地医院治疗了2周,没有什么起色。家属将病人从苏北辗转送到常州一院时,已错过了最佳手术时间。医院医生考虑到老人已经86岁,平时吃素,同时伴有贫血、营养不良等症状,建议保守治疗。但老人很要强,坚决要求手术,家属来找刘锦波求助时,老人已经绝食了三天。尽管手术的难度大、风险高,刘锦波还是接下了任务,给老人调整营养状态,控制肺部感染,积极做术前准备,“既然要做手术,就不能打无准备之仗。”几天后,手术顺利进行,老人也未遭遇出血、肺部感染、褥疮等并发症。出院的时候,双手恢复部分活动了,人也可以坐起来了。3个月后,老人的儿子给刘锦波发来一张老人在南山竹海拍的照片,已经可以站起来,自己走了!
  由此还引发了一个小插曲。因为刘锦波在手术前和出院前两次退回了家属送来的红包,出院后老人的儿子想了个迂回的办法,通过刘锦波的手机号搜索到了他的支付宝账号,并且直接打款1万元表示感谢。刘锦波哭笑不得,“我的支付宝账号是女儿帮我申请的,平时根本就不用,里面也压根没钱,所以为了还退回这1万元,还特地让女儿给我支付宝转了10元零钱,才够转账的手续费。”刘锦波说,其实能用自己的知识替病人解除痛苦,已经是最大的幸福。“病人能够康复就是对我的最高奖赏,心里已经非常开心和满足,这是钱不能买到的。”
  “我天生是要做医生的”
  刘锦波的妙手仁心,来自他几十年临床实践和不懈努力,也源自他数十年对脊柱外科的热爱与坚守。
  “我天生是要做医生的。”刘锦波的妈妈是医生,在医院家属区长大的他,算是根正苗红的“医二代”。也因为从小听惯了生老病死的故事,他的胆子奇大,但是心肠却很软,“看到急诊室血淋淋的场面面不改色,却听不得病人和家属的哭声。”
  1989年大学毕业,因为成绩拔尖,刘锦波留校分配进了江苏大学附属医院,同批的学生都选了肝胆、胃肠、脑外这些热门科室,唯独他去了榔头锤子锯子叮当响的骨科,“那时骨科没什么人愿意学,多数人认为专业性强,入门太难。可我看中的就是这点,骨科靠的是厚积薄发,能学出师就厉害了。”
  可成了唐天驷教授的学生,刘锦波才知道,“出师”光有医术还不行,还得有耐心、细心和责任心。
  唐天驷是苏州大学医学院教授,也是国家级脊柱外科专家,从硕士研究生到博士研究生,刘锦波一直是唐天驷教授的门下高徒。也就像学徒学手艺,他每天在临床一线摸爬滚打,参加导师的观摩手术,从普通的腰椎手术,到复杂的脊柱肿瘤手术、严重的颈椎手术都认真地的学习。经历一个个手术,经验不断累积,导师非常喜爱这个学生,经常带着他到各地参加会诊。硕士研究生毕业时,他是唯一在中华骨科杂志上发表论文的学生,“但每次觉得自己挺厉害,有点嘚瑟的时候,就会被老师一句话打回原形。”
  曾有一位在无锡、上海两次开刀失败的脊柱肿瘤患者找到老师唐天驷做手术。收治入院后,作为管床医生的刘锦波严阵以待,“我记得这个病人的病情特别复杂,做了5次磁共振、5次CT,光检查资料就有一大摞,我隔夜就把这些都整理好,按时间贴上标签,还做了很多功课。”第二天一早,刘锦波信心满满地交接班,没想到,老师突然打断了他,“你知道这个病人为什么第二次手术没有做下去吗?”“知道,因为术中大出血。”“那你知道,出血多少毫升吗?”刘锦波卡壳了,“不知道。”老师接着问,“你问病人了吗?”“没有,病人也不会知道啊!他手术的时候打着全麻,毫无知觉地趴在手术台上,怎么可能知道!”刘锦波一边回答一边做了个趴在手术台上的姿势,引得科里的医生哄堂大笑。可老师没笑,“你没问,怎么知道病人不知道?你现在去问,我等你!”结果跑去问病人,果然知道,“出血5000毫升!”
  当时回去跟老师汇报的尴尬,刘锦波直到今天都记得,但他更记住了老师强调的事,“对病人要再认真些,问得再仔细一点。”当今医学发达,磁共振、CT这些检查可以直接透视人体,脊椎也难以遁形,但他仍然认为,医生应该先聆听病人、触摸病人,仔细检查病人,细心观察病人。
  2016年8月,沪宁高速常州段凌晨发生车祸,坐在副驾驶上的一位小伙子,因为左大腿骨折、颈椎疼痛被送到刚刚分科没多久的脊柱外科。“拍片显示颈椎没问题,我们就在几天后为他施行了左大腿的复位固定手术。”但小伙子却在手术第二天出现脑梗症状,先是腿部不能动,进而发展到单侧身体不能动,到第三天人已陷入了昏迷,可脑梗的药用下去就是不起效。管床医生多次请来了全院专家会诊,眼看着病人一天不如一天,就是找不到原因,治疗不见效。
  多次全院专家会诊后,刘锦波还是不甘心,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下班后,他在小伙子的病床前站了半天,反复做检查、看片子、问家属病情发展情况……“思来想去,还是颈部血管受损的可能性最大。赶紧请脑血管专家彭亚会诊。”准备下班的彭主任仔细阅片后,怀疑颈部夹层动脉瘤,紧急为病人施行了介入手术。下了手术台,病人就清醒了。彭亚主任说这是罕见的颈部外伤引起的夹层动脉瘤,很容易漏诊。出院的时候,小伙子的父母紧紧握住了刘锦波的手,“病床前这几天这么多人来来去去,您是站的时间最长的,问的最仔细的,也多亏您,孩子的命才救回来!”
  一个决定也许会改变病人的一生
  近两个小时的采访中,刘锦波展现了外科医生敏捷的逻辑思维:没有手稿、语速飞快,抛出的问题总能得到精准却简洁的回答。他笑着说,家人也习惯了他的急脾气,“以前陪老婆和孩子出去逛街吃饭,我总是掐着时间,逛街一小时,吃饭半小时,到点就走,现在他们出去都不愿意带我了。”
  可就是这样雷厉风行的人,在手术台上却有无比的耐心。
  几年前一个冬天的晚上,一位青海来常打工的小伙子在工作时整个右臂被卷进机器,铲刀把他的手臂内侧从手掌到肩膀全部刮掉了,“手臂外侧是好的,但内侧只能看到骨头了。”送到医院的时候,小伙子已经失血休克,当时最保险的方法是截肢,因为这么严重的创伤,手的功能已经不可能保住,而如果得不得快速有效的治疗,甚至连命都保不住。但匆匆从家里赶来医院增援的刘锦波却迟疑了,“患者才20岁,受伤的又是右手,尽量把上肢保住对一个年轻人来说意义太大了。”就这样,原本1个小时就能完成的手术,他从晚上10点一直做到第二天早上9点,接血管、软组织修复、肌肉肌腱转移……小伙子的右臂保住了,外表看上去和正常人一样!
  出院后的第二个月,小伙子赶到医院找刘锦波,说工伤赔偿了,准备回老家。由于保留了右上肢,他感觉外形和正常人差不多,很满意,准备用这笔钱回去成一个家、开一家小店,这辈子也就满足了。身无长物,小伙子最后用一个深深的鞠躬,来和救命恩人告别,所有的感谢都在不言中。
  那一幕,深深印在刘锦波的脑海。如今,刘锦波的工作早已被一台又一台手术包围,但他时不时还会想起当年告别的那一幕,“有时,医生的一个决定就能改变病人的一生。”
  目前,刘锦波带领的脊柱外科成立短短一年,已经成为江苏省临床重点专科、常州市重点学科,科室的年手术量达到了1500台左右。脊柱外科专业从事包括脊柱退行性疾病、脊柱脊髓创伤、脊柱肿瘤、脊柱畸形等疾病的诊治,“其中,又以脊柱微创技术为当前的发展方向。比如椎间孔镜是目前能够有效摘除突出椎间盘组织,同时又能接触神经根压迫的最为微创的手术方式,腰背部的手术切口只有7毫米左右。”去年分科到现在,全科已经完成近300台椎间孔镜手术,手术量目前在常州排列第一,并在市内最新开展颈椎后路和胸椎侧路椎间孔镜手术。这种微创手术造福的只是患者,因为手术需要全程观看脊柱影响,对医生来说,长期暴露于X射线下对医生的身体伤害不小,每周一、三、五的手术日,刘锦波得穿着30斤的铅衣防辐射,从早上7点站到晚上6点,从手术台下来时,常常全身都是湿透的。
  而这件铅衣,刘锦波一穿就是30多年,但他无怨无悔,而且还将继续穿下去。(文/ 吴洁)
  刘锦波
  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脊柱外科主任,医学博士,主任医师,直属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华医学会常州分会骨科学组副长,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脊柱分会微创组常委,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学会脊柱组常委,江苏省康复医学会脊柱脊髓委员会委员,国家自然基金会项目评审专家。
  专业主攻方向:
  擅长颈椎椎间盘突出,椎管狭窄症手术,腰椎管狭窄手术,腰椎滑脱复位固定术,胸腰椎骨折复位固定术,腰椎椎间盘突出症手术,脊柱微创固定融合手术,椎间孔镜手术,脊柱肿瘤手术。
  个人荣誉:
  近年主持国家和省自然科学基金项目5项,先后发表SCI收录论文28篇,中华级论文8篇,获得授权的发明专利3项. 实用专利12项。获得省市科技进步奖3项。当选江苏省医学重点人才,江苏省“卫生拔尖人才”,常州市高层次医学领军人才。